当前位置:主页>人文柴桑>

人文柴桑

庐山之“庐”

发布时间:2017-12-25 11:25    点击:次     发布人:admin  来源:九江日报

庐山之“庐”

 
聂建华

  从单位主楼“濂溪苑”出来,便能望见庐山;从城门湖畔到沙河街,再到九江城区,不管家在哪里,庐山总在面前。 

  小时候,庐山是见过的最高大的山了,在门里、窗里、田野里,看到的都是庐山。从旧一些地图上看,柴桑区城门乡聂家大屋所处的地方仍标注为封家坪,过去常听大人们讲封家的故事。城门湖畔的封家曾经是个拥有数百人口的大家族,庐山的山林封家也有份,每年秋后到了分山的季节,封家总是同时有一百条楤管上庐山斫柴。据说封家还养了一百条狗,厨房每餐会做一百个粑,狗会按时来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有一次,厨师发现剩了一个粑,便去狗舍寻找,发现一只上了年纪的狗病倒了,不多会,另外一只狗衔来那个粑,并陪同生病的狗吃完,然后才离开。小时候的我和村里的娃儿们都是听着这些故事长大的,于是我们都爱上了家乡的土地。 

  聂姓家族是在清朝康熙年间从沙河毛桥村迁居封家坪的,那时的封家早已不在,现在的城门乡一户封姓人家也没有。据老人们讲,由于当时封家人口众多,被人告发谋反,朝廷派兵把封家灭了门。在距离封家坪一公里处有地名“下马山”,传说是朝廷军队到达后下马的地方。但谁也不知道这件事发生在哪朝哪代,现在只有封塘、封汊等老地名还时常被人提起。可惜大山无言,不然庐山会把她所见过的这段尘封久远的悲剧告诉我们。 

  村里人都称门口的这座大山为“离山”,母亲常讲“骊山老母济世救人”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特别是女主人公每凡身临险境就会被骊山老母度了去。没有读过多少书的母亲也许并不知道骊山还另有其山,我们村里人都深信未疑,骊山老母这位仁慈救世、法力无边的大仙,她老家就是眼前的这座“离山”。村里娃儿们都晓得女娲、钟无艳、樊梨花、白素贞等女性人物的传奇故事,是因为她们都是骊山老母故事中的主要角色。我有时呆呆地望着这座常被云雾包裹萦绕的大山出神,觉得她神秘莫测,难以逾越。 

  小学时在语文课中读到李白的《望庐山瀑布》,虽然背得很熟,但我并不知道诗中的庐山就是我们眼前开门可见的“离山”。直到上了中学才逐渐弄清楚白居易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和苏东坡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描写的就是眼前的这座“离山”。原来庐山离我这样近,一伸手似乎就能触摸到山谷中升腾的雾霭;但又觉得庐山很高、很远、很陌生,因为村里的娃都没能上去过。曾经村里有个大人物从庐山回来,众娃儿都围拢上去,开口问的都是同一个问题,“你看见‘离山老母’了吗?” 

  于是,在后来阅读的日子里,我便时常留意庐山了。看到一些介绍庐山的书籍说,庐山过去也叫“黎山”,这的确和我们村里人口语发音相同,但九江地方史料中从未发现有关“黎山”的记载。是不是庐山根本就没有两个名字,只是“庐”字的读音发生了变化呢?事实的确是这样的,“庐”字在古代的读音和“离”、“黎”、“骊”、“驴”、“闾”等字是相近的。在《唐韵》中,“庐”的发音标作“力居切,音闾。”在《平水韵》中,“庐、闾、驴”同属上平声“鱼”韵。王力先生说过,口语里比较容易保存古音,他在《汉语史稿》第二十五节“现代汉语u、y的来源”中说“‘庐’本来和‘驴’同音,现代不念ly,而念lu。”现在九江话中,“驴”和“离”的读音仍然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村里人口中的“离山”就是庐山。由于“庐”字在书面语中发音的变化较大,以至于有些人误认为庐山有两个名字,但九江话中的乡村土语并未消失,“庐”字还依然保留着古时候“ly”的发音。 

  现在回柴桑区老屋,说“离山”的老人都相继去世,曾经说“离山”的父母也改口说“庐山”了,恐怕不久的将来“离山”的这个读音会真的离去,就像封家坪上的封姓人家一样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无人知晓了。我的村子曾经也是个有一两百人口的大庄子,现在大多数住户都把房子搬到了大马路边上,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也在自己工作的城市买了房,在逢年过节或空闲之时才回到村里和父母团聚。也许他们和我一样,认为家永远在村里,在田野的尽头,在山凹里的小溪旁边,在庐山的某个角落里。这让我又想起了庐山之“庐”。传说商周时期有匡氏兄弟入山结庐升仙,庐山因其庐而得名。《说文》记载:“庐,寄也,秋冬去,春夏居。”可见,“庐”并非深宅高庭的永久居所,但“庐”是自由之居,是中国古代读书人心灵的归依之所。 

  许多文人在“庐”字中发现了诗意的存在。陶渊明“结庐在人境”,他写道“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庐虽简,但无食公田之惆怅,却有鸟儿们一样的自由,显然陶公之庐的精神价值远高于其实用价值。而诸葛亮的“南阳之庐”与陶渊明有所不同。卧龙先生志在庙堂之上,寄居隆中,心怀天下,“三顾”之后,成就了三分天下的大业。南阳诸葛庐也成为中国文人心灵膜拜的圣地。庐山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文化内涵历来被中国文人崇尚。许多文人在庐山置地做屋,希望能够终老于此。除佛家和道家外,较出名的有李渤、白居易和周敦颐。白居易任江州司马其间在庐山建草堂,亦愿终老于斯,但还是被皇帝调走了。五年后,他去杭州上班,路过九江,江州刺史李渤接待了他,白居易写诗打趣李渤说“你在庐山白鹿洞的家已长满青苔了,怎么不回去呢?”白居易回庐山草堂住了一晚之后,也只能自我安慰道“纵未常归得,犹胜不到来。” 

  真正终老庐山的是周敦颐。宋熙宁五年(1072年),周敦颐因在广东任上患瘴疠,辞官归隐庐山莲花峰下。也许有很多原因,周敦颐没有回到自己的老家湖南道县养老,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庐山是周敦颐心中最理想的家园。作为宋儒理学的开山人物,退休之后,传道立说无疑是周敦颐最高的精神追求。只可惜,退隐庐山的第二年六月,他就去世了。但就是在这一年多时间里,周敦颐完成了人生中的三件大事。一是他把母亲的墓从江苏镇江迁至庐山安葬;二是把湖南家乡的一条河“濂溪”的名字移到庐山来,把从庐山莲花峰流出的那条河命名为“濂溪”;三是在濂溪旁边建濂溪书堂,开坛传道。迁母葬,不失其孝;名“濂溪”,不失其家;建书堂,不失其道。濂溪,廉洁之水也,周敦颐以其智慧和学养在庐山留下了无尽的文化瑰宝,历经千年,仍熠熠生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庐山之“庐”亦若雪泥鸿爪,只有青山常在,文脉永远。我有幸生长于庐山之下,青崖白水之间亦有瓦庐数间,工资足以侍老母,余闲可以读诗书。周末回乡,有朋友约稿,便有了以上文字。


主办:中共九江市柴桑区委宣传部    承办:九江市柴桑区委对外宣传办公室
电话:0792-6812187    邮箱:wxb2187@sina.com
赣ICP备09009734-1号    技术支持:语欣科技    Power by DedeCms

赣公网安备 36042102000129号